Meh

高三你好,请你多多关照

木头的心

木头的心

     算是第一次发文吧……敲爱这对(。ò ∀ ó。)私设在高中,小哥比吴邪大一岁

       可能有些人称不太清楚的,希望大家能看出来是吴邪小天使的心理活动啊

     ooc属于我




     吴邪发誓他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生。

     那人在篮球场上擦汗,棉质的衣服被撩起来,露出一截精壮的窄腰。球场上那么多人在喧嚣,我独独看见你一个。这怕不是一见钟情吧,吴邪自嘲地想。

 
      虽然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,但吴邪看着一旁兴高采烈的胖子,担心也许会被误会喜欢同性,吴邪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
       再见已是高二,眼睁睁地看着他从高二的连廊走向高三教学楼,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人家是高三的学长啊。吴邪扯了扯胖子的胳膊,指着那人问道,胖子你认不认识那人是谁啊。本来没想得到回答,但却出乎意料地,胖子嚷嚷开了:“那不是那什么张起灵吗?小天真你怎么会认识他的?难不成看上人家了?他可是我们学校的高岭之花诶,化竞拿过省一等奖的……天真也只有你这么两耳不闻窗外事连这个大神都不知道……”“张起灵……吗?”吴邪默念这个名字,难得没有怼回去。

 
张起灵,张起灵。

   
      你知道吗?名字是一个咒,将我捆缚起来的咒。

    
       当发现自己的作息和用餐和张起灵恰好重叠时,吴邪激动地难以自已。“原来他也是一下课就赶来吃饭,原来他也是早餐在二楼食堂,中晚餐在一楼吃的呀!”从此吴邪便额外盼望吃饭,下课经常嘟囔着要去食堂而被朋友嘲笑只知道吃。吴邪把脸拍在桌子上,谁想吃饭啊,明明是去看帅哥好嘛?!

  说起来张起灵真的好好看啊!他连吃饭的时候姿势都儒雅,背挺得笔直,小口慢咽。偶尔热的时候他会把校服的袖子卷起来,露出一截线条优美的小臂,还有那双手指修长的手。最好看的当属他的眼睛,黑得深不见底,却又不是空洞无物,硬要说的话,大概是有一汪星辰大海盛在里面。

    大概是吴邪盯得太久了,张起灵像是察觉到什么,朝吴邪的方向抬了抬眼。唰得一下,吴邪将头低了下去。“好险,差点被发现了,他不会以为我是个变态吧!”吴邪的脸一瞬间像是麻辣小龙虾那么红,也许是中午的咸菜腌坏了脑子。

    养成了每天偷窥和跟踪的痴汉行为后,吴邪渐渐不再满足于每天只能悄悄地随行。于是他瞒着所有人,写了一张明信片,上面满是溢美之词,却没有署自己的名字。他悄悄地到收发室,将明信片放到张起灵他们班的那一隔,还特意垫在了最底下。趁着一腔冲动还没退去,吴邪又再接再厉地写了第二张和第三张,不知道他喜欢什么,便只能祝他考试加油。

    一个学期在吴邪的各种痴汉感慨“好帅啊”中过了大半。一想到寒假里看不见张起灵,吴邪心里格外空荡荡的,他从没有这么期盼上学过。“你不如先从他身边的人下手,去要个qq呗!”

    说起来张起灵身边确实常常跟着一个戴墨镜的人,走路放(gay)荡(里)不(gay)羁(气)。他和吴邪同是高二,却似乎和张起灵很熟,经常找他吃饭拼桌。

  那么就先去找他吧!

  吴邪跑到黑眼镜班门前,随便叫住一人“诶,同学,可以帮我叫下哪位戴墨镜的男生吗?”当他看到黑眼镜走出来时,便主动迎了上去。“呃……同学……你认识张起灵学长的吧!请问可不可以把他的qq号给我……”

  黑眼镜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吴邪,突然来了一句:“哦!你就是那个给哑巴——哦就是张起灵——写明信片的小学弟吧!哈哈,我找了你很久了!”

  突然被戳穿真是尴尬。“那学长他…有什么反应吗?”

  “啊?哑巴他……让我想想……似乎难得的一脸迷茫呢!哎呀,他那样子可笑死我了。”

  给学长带来迷茫了吗?我是不是给学长造成困扰了啊……突然收到几张莫名其妙的明信片,是不是被当做变态了啊!果然还是不该介入他的生活吧,他那么优秀啊……太阳只需要仰望就好了,离得太近会被烧得粉身碎骨的吧!

    吴邪最终还是没有要到qq就直接跑走了。

    你知道吗,最喜欢你但最不愿打扰你的那段日子,学校起床放的第一首歌是《木头的心》。有一个女声静静地唱着“多想再靠近你,伴你每个黑夜到黎明”

    这大概是我想对你说的话。

    “你的一颗心

  我却看不清

  却还是

  想做你的眼睛

  一个人在哭泣

  歇斯底里

  只为换你的笑意

        你的微表情

  倔强或安静

  总是让人多了不忍心

  你是阴天的云

  待下的雨

  也愿守候你

  看窗外的风景

  仿佛是在聆听

  你孤独的醉意

  多想再靠近你

  伴你每个

  黑夜到黎明

  天与海的距离

  仿佛也那么近

  只为能拥抱你

  许我一生许我一世

  不分离”

  硬生生熬过一个寒假。格外想他。

    高二第二个学期一开学,胖子看到好友脸色阴郁,便了然于胸,劝他亲自去要张起灵的qq。

“可是……” 

“没什么可是的,今晚上就去。别怂啊你!”

    在众人的撺掇下,吴邪终于在第一节晚自习下课,鼓起勇气,跑到张起灵他们班门口,拉住一个人,请他叫张起灵出来一下。当那个念了千百遍的身影在后门出现时,吴邪的心脏几乎冲破胸膛。

    “你好这位小哥请问你能给我你的qq号吗”一口气飞速讲完预备好的台词,吴邪突然不敢抬头直视那双心心念念的眼睛,害怕被一口拒绝。“恩。”没想到张起灵爽快地从吴邪手中拿过便利贴和笔,在上面留下了一串数字。“你是高二*班的吧。瞎子跟我说过你。你的字很漂亮。”吴邪当时都吓傻了,连男神说了啥都没听清楚。

  “诶诶诶,胖子我跟你说,这是小哥亲自拿过的便利贴和笔诶,我要拿去供起来!”吴邪激动得一晚上写不进作业。

  然后就是各种勾搭。吴邪特地去买了一盒明信片,准备每天写一张给他打卡,又别扭地不敢亲自递过去,非要托人给他,搞得他班上怒传张起灵又收了一个写的一手瘦金体的小迷弟。





天呐,打字好烦啦啦啦

先写到这儿吧(哈哈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代入比较严重哈)

对不起小哥对不起吴邪对不起大家,写得毫无剧情辣么糟糕orz

爱你们(。ò ∀ ó。)

 

 

表白学姐
你是不属于我的礼物

给亲爱的大邪:
祝生快!
恍然回首,爱你已经很多年了
感觉还可以一辈子爱下去

我心切慕你

如鹿切慕溪水

迷途幽林

不问归期

段子

  某日天真和小哥出门爬山。
 
  吴邪回头一看张起灵脸色酡红,大颗的汗珠沿脖颈流下。

  于是吴邪一边嘟囔着张起灵爷爷辈的岁数果然是老了,一边体贴地问他累不累。

  不想却被耳力极好的小哥听了去。

  当天晚上,在他俩进行某种不可描述的运动时,张起灵挑眉问吴邪:“我老了吗?”
不出意外地吴邪哭着讨饶:“没有没有……啊……张起灵你停下……”

  吴邪再也不敢说张起灵老了。 😊